產品列表
聯系方式
  • 地 址:蚌埠市經濟開發區大學
  •     科技園9號樓一層
  • 郵 編:233000
  • 營銷部:楊經理
  • 聯系電話:0552-3716821
  • 手機:13966071766
  •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 研發中心:李經理
  • 聯系電話:0552-3716821
  • 手機:13966071766
  •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學習園地
萬里追尋中國清水夢

 來源:中國環境報

在欒城廠,兩廠的廠長及技術人員交流。


圖為“良村廠”深度處理高效沉淀池,池水清澈透明,一眼看到了斜管,池中放養著的鯽魚在自由安逸地游動,處處體現高科技魅力。
 

圖為江蘇省環保廳領導一行分別到宏信污水處理廠和翔盛廠視察,對污水處理效果給予了肯定。同時兩家污水廠也為“還宿遷一片凈土、一汪碧水”做出的努力而欣慰。
 

圖為運行中的三相氧化催化設備。
 
 

 

圖為內蒙古自治區領導與巴彥淖爾市領導一行現場視察。
 


為了這點“有點黃”創新了高效催化劑。


  從黑-紅-黃一步步脫色研究1年,再從黃-淡黃-深度脫黃5年終修成正果。
 
  工業廢水一級A“第一槍”——解中國藥都石家莊污染之困
 
  2013年石家莊洨河整治,重點脫色提標升級,南京神克隆公司憑借自主創新的三相催化氧化技術,在石家莊欒城污水處理廠打響了污水處理“一級A”提標改造的第一槍。2015年因“石家莊滹沱河啟動污水治理,2017年消除水體黑臭”在石家莊經濟技術開發區污水處理廠(以下簡稱:良村廠)完成了一級A標提標升級深度水處理。
 
  石家莊消滅黑臭水體,是因舉世聞名的趙州橋而起。趙州橋橫跨在河北省石家莊市的洨河上,隨著“中國藥都”在石家莊的大發展,洨河長期被黑臭污水問題困擾。前來趙州橋的中外游客一邊佩服能工巧匠李春,一邊卻因橋下水體污染而嘆息。2012年6月,河北省政府要求,用一年時間還洨河一個碧水清流的生態環境。
 
  石家莊欒城污水處理廠
 
  提標升級工程(6萬噸/日)
 
  2013年初,在欒城污水處理廠來自國內12家“治水高手”競相參戰,南京神克隆憑著技術優勢勝出,它的三相催化氧化對COD的去除率高達75%,抗負荷沖擊能力強,出水清澈透明,脫色效果明顯,與傳統芬頓(催化氧化)工藝對比,神克隆的營運成本僅1元左右;與活性焦工藝對比,工藝流程短、高效快速,一次提升,一次固液分離,固液分離單元,可利用原末端混凝沉淀池,也可以將原使用的PAC藥劑直接停用,噸水營運成本又節省了0.2元;投資費用更低。最終,業主優選了南京神克隆公司的三相催化氧化工藝。到同年5月20日,工程順利進入了調試階段。調試現場,人們靜靜地等待究竟會結個“什么果”:將生化處理后的二沉池出水,一次提升進入“三相催化氧化反應器”,很快人們看到了一股股清水流出來。監測報告顯示,出水的色度18倍,COD41mg/L,已優于國家的“一級A”標準?,F場的人們馬上歡呼雀躍,此時廠長興奮地說:“在洨河治污攻堅戰中,我們如期交出了合格答卷,是南京神克隆讓我們終于真正實現了清水夢。”
 
  石家莊經濟技術開發區污水處理廠
 
  深度處理工程(6萬噸/日)
 
  南京神克隆的三相催化氧化技術對于石家莊經濟技術開發區來說是遲來的愛。“良村廠”多次到“欒城廠”參觀、交流,主要是“良村廠”的廢水來自抗生素發酵類制藥廢水,比“欒城廠”更難處理,B/C僅0.1左右,可生化性極差,水質水量波動大,原尾水處理工藝“臭氧+曝氣生物濾池(填料為活性炭)”,難以抵擋高負荷的沖擊,要想突破就不能再重復使用上游制藥企業已使用過的傳統工藝,最終決定采用南京神克隆工藝,再次進行尾水深度處理提標升級改造。2015年5月份建成并出水,穩定運行至今。
 
  工業園污水廠出水能養魚
 
  一提工業污水處理廠,也許很多人都“聞污色變”,2016年1月,筆者與中環協水委會秘書長王家廉再次來到石家莊,看到良村廠排放口流出的汩汩清水。
 
  “也許你要問這水能養魚嗎?畢竟是制藥廢水”。南京神克隆董事長田寶鳳笑著說:“養魚的水質條件重點在清、活、嫩、爽。三相催化氧化出水不僅滿足環保排放要求一級A標,而且具有良好的生態性,比較符合養鯽魚的水質要求。”污染物經斷鏈開環后,毒性顯著降低;出水COD20-40mg/L,氨氮5-8mg/L,總磷<0.1mg/L,SS5mg/L左右,色度<10倍等,正好可以生長浮游生物;連續水處理及曝氣帶來活水,滿足魚對3-4mg/L溶解氧的最佳需求,而水清就易在水池及溢流堰邊等處長青苔,正好可以為魚提供餌料,魚就是“清道夫”,不需要人工清洗堰槽,斜管通暢不堵塞,養魚也可以是驗證廢水毒性的“晴雨表”。
 
  田寶鳳感慨:“20年前,我們創新了神克隆菌,主要用于生態養殖水體凈化及水生動物疾病防治,“好水才能養好魚”,為了解決上游企業給養殖戶帶來水污染的問題,走上了工業廢水處理道路?,F在看到魚在清水中游,好似夢輪回,清水夢終于實現了。”
 
  “魚米之鄉”環境保衛戰——攬下江蘇宿遷化工園廢水“瓷器活”
 
  宏信污水處理廠及翔盛化纖位于江蘇宿遷生態化工科技產業園,緊鄰駱馬湖。駱馬湖有8萬畝水面,上萬白鷺的“生態天堂”,10萬畝現代糧食生產基地,被美譽為蘇北的“魚米之鄉”。宏信污水處理廠處理的是高難度化工廢水,2013年4月份被媒體曝光,宿遷市以壯士斷腕的決心和魄力強力推進該廠污水治理。
 
  宏信污水處理廠化工園廢水
 
  提標升級工程 (2.5萬噸/日)
 
  宏信污水處理廠主要接納上游70多家化工企業廢水,處理規模2.5萬m3/d,主要接納上游農藥、染料、皮革、電鍍等生產企業廢水。業內專家評價:“屬于‘三高四怪’化工廢水,高色度、高COD、高氨氮、高鹽度,其化學性質穩定,各種工藝難以見效”。多次提標升級改造后仍易超標,南京神克隆公司  臨危受命,在中試中初步得到驗證。經2013年8月21日至12月8日建設,成功出水運行,各項指標均達到預期效果。
 
  化工廢水對水環境的污染危害性較大,化工企業一般經濟效益比較好,也是納稅大戶,開發區歷來高度重視環保,認為清水綠山就是金山銀山。
 
  化纖企業廢水
 
  翔盛化纖提標升級工程(8萬噸/日)
 
  對于化纖廢水處理,南京神克隆胸有成竹。雖然宿遷翔盛化纖廢水擁有酸性水和堿性水,廢水中含有的木質素、半纖維素等,屬于高分子聚合物。另含有大量硫化物,一旦超過20mg/L,對生化系統微生物具有抑制和毒害作用,由此導致沖擊污水處理廠生化系統,出水不穩定。南京神克隆在造紙行業成功地處理過各類草漿廢水(含黑液),化纖與草漿的制漿類似,而三相催化氧化工藝對木質素、半纖維素等高分子具有斷鏈開環作用。南京神克隆從2013年10月底簽訂合同,到2014年1月20日進水調試,工期僅80多天。深度處理進水COD90~150mg/L,出水無色清澈透明,COD15~30mg/L;營運成本遠遠低于其他工藝,兩年來一直運行穩定達標。2013年在化纖整體行業不景氣的情況下,翔盛仍然在環保加大投入,體現了一個民營企業強烈的社會責任感,留下了好的口碑。
 
  錢塘江灣“霸主之戰”——印染及染料廢水處理
 
  中國為印染第一大國,大量印染企業集中在浙江錢塘江灣的蕭山、紹興、上虞地區,中國的前兩位大型染料企業也在紹興上虞。浙江省政府要求五水共治,還浙江碧水藍天。蕭山臨江污水處理廠(32萬噸/日,印染廢水為主)、上虞污水處理廠(12萬噸/日,化工廢水)、紹興污水處理廠(100萬噸/日,其中工業廢水64萬噸/日),針對錢塘江灣地區提標升級改造的要求,自2012年以來,國內外多家大型環保公司、知名院校、設計院所等云集在以上三大污水處理廠,2014年8月南京神克隆才到并率先在蕭山臨江廠進行現場中試,將生化后二沉池出水直接進深度處理系統(三相催化氧化)就能達標,一步到位,高效短流程,出水清澈等,很快引起上虞廠、紹興廠等高度重視,產生轟動效應,神克隆工藝高效、低成本且成熟可靠的優勢正符合這些大廠想要的工藝,兩廠中試緊接著展開,神克隆抽調了技術部近30人進行三班倒,其中有段時間在三家廠日夜連續同時中試,檢測分析對比,艱苦鏖戰。
 
  化工廢水—紹興市上虞污水處理廠深度處理工程(12萬噸/日)
 
  上虞污水處理廠廢水性質:染料、農藥、醫藥中間體等化工廢水;處理規模大于(12萬噸/日),關鍵廢水化學性質穩定,處理難度加大。上虞廠在神克隆來臨之前已計劃深度水處理主導工藝為芬頓流化床工藝,后來經過神克隆三相催化氧化與芬頓流化床現場中試,最終因處理效率提高、營運成本且投資費用降低,優選了南京神克隆的工藝。工程項目于2015年10月8日建成運行出水,取得了圓滿成功。
 
  上虞項目及蕭山臨江尾水深度處理項目工程施工設計由中國市政工程中南設計研究總院承擔,并且對神克隆三相催化氧化技術在大型工程規范設計及優化方面給予了支持與幫助。
 
  現代環保工程的發展需要與時俱進,技術創新方、工程設計方、投資方等進行強強合作、優勢互補、共贏發展實際也是一條好路子,也是必然發展趨勢。
 
  蕭山臨江污水處理廠深度處理工程(32萬噸/日)
 
  臨江廠廢水以印染廢水為主,處理規模32萬噸/日,出水執行一級A標COD≤50mg/L。首先要選擇能確保穩定達到一級A技術,COD需穩定在40mg/L左右,才能抗負荷沖擊,確保安全可靠,由此能多降低COD10—20mg/L的工藝起到決定性作用;其次,最大限度降低營運成本(對每降一分錢都十分重視),再次,還要有多家工程案例以驗證工程工藝,成熟可靠(對每個環節、細節要求十分注重)。
 
  南京神克隆從2014年8月開始進行中試,從夏天一直做到冬天,一次次同多家各類工藝進行中試與考核,一次次工程案例考察,一次次專家組論證。鑒于此項目規模龐大,神克隆抽調了技術部大量人員夜以繼日進行中試。全公司總動員,工藝部、工程部等從全國各地辦事處抽調骨干進行支援,力求將項目打造成公司標桿工程。
 
  最終,南京神克隆以良好的性價比、多家工程案例驗證為成熟技術,中標了蕭山臨江污水處理廠尾水深度水處理工程,并于2015年12月簽訂合同。
 
  盛世興環保 清水夢也是中國夢
 
  詩人小李白邱林目睹神克隆在上虞工程排放口滾滾奔騰的清水,登上會稽山(治水英雄大禹陵位于錢塘江灣紹興會稽山),感慨賦詩:“道法自然技一流,治水還看神克隆。大禹驚嘆錢塘清,江海碧水載飛舟”。在其詩集《盛世》中:“春風度靈雨,神州山水清。盛世興環保,心系民生情”。
 
  神克隆是怎樣治水的
 
  筆者走訪了南京神克隆公司在石家莊的幾家制藥廢水為主的工程案例,被眼前的汩汩清水所震撼。我國要解決黑臭水體,關鍵要解決工業、化工廢水重污染問題。為了一探究竟,筆者于2016年1月份再次來到了南京神克隆科技有限公司。在南京神克隆大門,仰頭看見了“神克隆環保,中國水醫院”十個大字后,感覺治理污水有如治療疾病的重要和專業。當我們來到了神克隆的研發中心,再次被眼前的一幕幕所震撼。五顏六色的水樣琳瑯滿目,多種工藝試驗裝置應有盡有,研發人員有條不紊忙碌著,對來自全國各地來的水樣進行分類,對每份水樣分三組按不同參數同時進行試驗,優選最佳工藝參數和性價比,而且與傳統工藝作對比試驗,我們感到很好奇,實驗室主任李興昌微笑著對我們說:“一方面主要是對客戶負責,用心做事;另一方面,與其他工藝對比試驗也要做到知己知彼”。這時我們明白了,南京神克隆到客戶現場中試,一般中試機當天到廠當天進水當天出水,出水達到預計指標,原來是有備而來。
 
  南京神克隆有各類水樣試驗檔案共1950多份,最近這幾年激增,每年有近300份水樣試驗,這才是真正有價值的環保“云數據”。研發中心規模如“生產型車間”,形成了標準化生產流水線。參觀了神克隆的生物制品、精細化工、環保設備研發中心,然后又參觀了造紙、印染、制藥、工業園、化工園等九大“科室門診”,見到了“水醫院”的“水醫生”、“水護士”,大家在一起交流暢談,感到受益匪淺,專業的人用心做專業的事。這15年來,神克隆創新了神克隆菌—神克隆粉—神克隆水,風光背后卻蘊藏著不為人知的艱辛。
 
  挺進大西北——挑戰高難度制藥廢水
 
  巴彥淖爾臨河東城區污水處理廠深度水處理工程 (10萬噸/日)
 
  內蒙古巴彥淖爾臨河東城區污水處理廠位于黃河沿岸,主要處理上游制藥企業廢水,設計處理規模10萬噸/日。原處理工藝:水解+A/O+臭氧/曝氣生物濾池(火山巖),其主要處理來自上游生產“6-APA”的制藥廢水。“6-APA”是青霉素族抗生素的基本結構,其廢水是一類成分復雜高濃度有機廢水,其中比較難處理的是6-APA母液、苯乙酸母液。
 
  該制藥廠一直十分重視環保,僅水處理就投資了數億元,將廢水經多級工藝處理后排入開發區臨河東城區污水處理廠。污水廠技術人員自嘲:“只見來我廠取水樣的,未見再回來的,為什么呢?我廠的水太難處理了,現有常規工藝都試了,解決不了問題。”市政府及開發區提出一定要保護母親河——黃河,必須在2014年4月之前徹底解決污水廠提標升級問題。該制藥企業在“6-APA”市場供不應求的情況下,主動提出自我限產與減產,幾方四處尋找能制服此“三抗”污水的“靈丹妙藥”。
 
  2014年2月,內蒙古地區天寒地凍,零下20攝氏度,在此季節施工該地區尚無先例,怎么辦?污水廠與南京神克隆施工隊克服重重困難,緊急開工,在施工地搭起了大棚,生起了火爐加溫,加班加點,交叉施工,于2014年4月28日保質保量建成并投入運行。一期穩定運行3個月后,污水廠果斷決定上馬二期深度水處理項目,二期僅用時2個月便順利完工,并達到預期效果?,F污水問題解決后,上游制藥已恢復原有產能,企業運營重回正軌。深度處理后的達標尾水清澈透明,其中高效沉淀池里還放養了一大批的鯽魚,生長狀況良好。
 
  西北地區水資源匱乏,神克隆工藝的出水生態性較好,對上游企業中水回用節約水資源和沙漠地區生態修復起著友好作用,神克隆新疆深度水處理工程現在進行當中,意義重大。
 
  為了這“一米”創新了高效催化劑和成套裝備
 
  2005年開始,南京神克隆對廢水進行脫色處理研究。首先從染料廢水開始,從“黑-紅-黃”一步步脫色過程相對順利,從色度10萬倍到100-200倍僅科研了1年時間,但再從“黃-淡黃-深度脫黃”十分艱難,從染料的原材料、生產工藝等,到各類水處理工藝,再到從其他行業助劑(化工大全上2萬多種助劑配方)進行外圍關聯性研究,該試的都試了,為了深度脫黃這一步,公司技術部(染料、印染廢水處理研發室)花了近5年時間,要想突破,必須反方向創新。因為染料也在創新進步,研究怎樣“染色、著色”,怎樣抗光化、抗氧化等難以褪色,而水處理研究怎樣“脫色”?要想達到深度脫色,關鍵要破壞它的“三抗性”發色基團,這就必須斷鏈開環,由此公司重點放在為其研究配型高效復合型催化劑,兩年反復研究催化劑,不斷應用試驗,將色度從100倍-70倍-50倍-30倍-20倍-10倍,一步步終于到達了深度脫色,如“螞蟻啃骨頭”。
 
  工業廢水深度處理技術獲突破,“清水夢”有了技術支撐
 
  隨著工業、化工廢水不斷地提標升級,必須要對尾水進行深度處理。
 
  經前端生化處理后,比較容易降解的污染物已經去除,剩下的都是難以降解的“頑固蛋”。工業廢水經生化處理后出水COD一般在90~150mg/L,化工廢水COD150~220mg/L,而且水質水量波動較大,如果要達到國家一級A標,去除率必須要達到50%-80%,而單一傳統工藝對COD的去除率在50%以下,需進行聯合工藝,不僅工藝流程長,而且營運成本高,神克隆的三相催化氧化工藝有了實質性的重大突破,對COD去除率50-85%,并且顯著去除總磷、SS、降低色度;不僅抗負荷沖擊能力強,而且一次提升、一次固液分離、工藝流程短操作方便,顯著降低了營運成本;關鍵出水具有友好生態性,利于江河湖泊、海洋生態修復等。其高效、廣譜、低成本的技術優勢帶來了市場的強勢競爭力,彰顯了環保技術創新的重要性和示范作用。

發布時間:2016-07-21
极速十一选五是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