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列表
聯系方式
  • 地 址:蚌埠市經濟開發區大學
  •     科技園9號樓一層
  • 郵 編:233000
  • 營銷部:楊經理
  • 聯系電話:0552-3716821
  • 手機:13966071766
  •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 研發中心:李經理
  • 聯系電話:0552-3716821
  • 手機:13966071766
  •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學習園地
無垃圾社會傳統的繼承與創新

來源: 中國環境報

  每個生產生活環節的排放物,都可以在下一個生產生活環節中找到可以利用的價值。這既是中國傳統農耕時代百姓的生產生活方式,更表明古代中國體現生態文明的思想要求,創造了無垃圾的資源化社會。

  垃圾污染城鄉環境已成為我國普遍現象。如何處理垃圾是社會的一大難題。目前,我國破解這一難題的基本思路是學習發達國家,要求居民垃圾分類,然后進行資源化處理。但是,至今效果不佳,甚至在一些地方因為建造垃圾填埋場或垃圾處理廠引發群體性事件。找到處理垃圾的有效途徑,已經成為我國建設生態文明的一項重要任務。

  既然發達國家的垃圾處理思路在我國效果不彰,那么,會不會有其他更有效的辦法?筆者認為,解決垃圾圍城要繼承我國無垃圾社會傳統,發揮好政府與市場兩只手的作用,形成處理生產生活排放物的完整產業鏈條,再造領先世界的生態文明——現代無垃圾社會。

  筆者幾年前赴英國愛丁堡考察,對古老的東西方文明有了新的認識。在愛丁堡,每天晚上七八點鐘,街上一個人也沒有。原因是愛丁堡曾經是個骯臟的地方,每到晚上七八點鐘,住在樓上的人就會把各種臟水潑向大街,這時走在街上被潑只能認倒霉。如今的愛丁堡雖然非常干凈,但當地人延續了晚上七八點鐘不出門的傳統。這個故事像一把鑰匙,打開了筆者重新認識東西方文明的一扇門。

  回想傳統農村的生產生活,完全沒有現代城市生活所謂的垃圾概念。糧食主要作為人的口糧,糧食生產的副產品秸稈或作為燃料或作為飼料或作為建材被充分利用。人類食材與飲食的排放物變成家畜家禽的飼料。在現代人看來最臟的人畜糞便被收集起來,成為種莊稼的上好肥料。離城市較近的農民還會到城里收集糞便,城里也因此干干凈凈。每個生產生活環節的排放物,都可以在下一個生產生活環節中找到可以利用的價值。這既是中國傳統農耕時代百姓的生產生活方式,更表明古代中國體現了生態文明的思想要求,創造了無垃圾的資源化社會。

  千百年以來,我國很多城市農村基本實現無垃圾產生,其先進性非西方國家可以比擬。歐洲農業恢復土壤肥力靠三圃制,即一塊農用土地,第一年種莊稼,第二年休耕,第三年種綠肥植物翻耕到土里,周而復始。古代歐洲沒有把人畜糞便和枯枝爛葉變成肥料用于生產,生活環境非常骯臟,甚至古代歐洲的瘟疫也比中國嚴重得多。馬可波羅把當時的中國看成天堂一樣的國度也就不足為奇。

  古代中國無垃圾社會能否在當代中國再現?筆者綜合多方面的知識與信息,尤其把親身經歷過的傳統農村生活方式與現代城市生活方式對比分析,得到了肯定性的結論。

  筆者開始嘗試,從自家做起,超越垃圾分類的做法,像在傳統農村生活那樣,把餐廚排放物(我們不用垃圾這個名詞)在自家房間內資源化。筆者從最簡便易行的晾曬蔬菜葉莖和水果皮核做起。菜葉果皮這類東西最容易腐爛,占到垃圾總量的一半左右。在傳統農村生活中,這些東西都是上好的青飼料,隨手丟給家畜家禽食用?,F代城市生活隔絕了人與家畜家禽的親密接觸,但可以把菜葉果皮晾曬成干飼料。筆者嘗試在陽臺上開辟出適當位置,把各種蔬菜水果的葉、皮、核晾曬到干透的程度,收集起來喂給周邊地區養殖的羊。不出所料,幾袋子干飼料被一搶而空。

  同時,如果把動物性食品中人類不能食用的皮、骨、殼收集起來打成骨粉做成飼料,干果的皮、核收集起來用于生物發電,塑料包裝和紙張收集起來出售,家庭基本上就不會再產生垃圾。

  無垃圾社會的星星之火能否形成燎原之勢,決定于能否形成資源回收的產業鏈條。產業是人類分工協作謀生的平臺。中國傳統農耕時代的農民堅持生產農家肥,就在于積肥是農業不可或缺的產業鏈條,與農民利益即最終收獲多少農產品直接相關。西方的垃圾分類在中國推廣不順利,歸根到底就是垃圾分類之后不能資源化,尤其是家庭和企業向社會提供了資源卻沒有得到利益。

  筆者的實驗證明,人們食用蔬菜水果的排放物變成家畜飼料在技術上是可行的。但期待所有家庭在家里晾曬菜葉果皮,各自去找養殖農戶送飼料下鄉是不可行的。為此,筆者建議,政府可會同社會組織按照構建無垃圾社會的目標在少量社區進行試驗,取得經驗后再全面推廣。

  首先,可基于環保的緊迫性和技術上的可行性,向所有社區家庭進行無垃圾社會常識培訓,讓居民熟悉各種家庭排放物的資源化方法。培訓結束后在試驗社區取消垃圾桶,設立資源回收站,收購曬干飼料、骨粉原料、紙張、塑料、金屬、木質生物能源等。

  其次,政府把相應的垃圾處理全部費用(包括填埋垃圾占用土地的變現價值)拿出來,用于向提供資源的家庭付費,比如,飼料價格可定為每公斤10元。如果現有財政垃圾處理費不夠,在試驗社區可采取特殊的財政補貼辦法。全社會推廣時,則可按照“誰污染誰付費”的理念,在購買環節開征家庭排放物資源化處理稅,由政府采用購買服務的方式將稅收交付給企業用于資源回收。

  同時,組織政府相關部門和相關專家學者開展專題調查研究,不斷探索家庭和企業單位排放物的有效利用途徑,形成由有效體制與政策支撐的家庭與單位排放物資源化產業鏈條。

  長期以來,“收破爛兒”或“拾荒”是我國最底層窮人謀生的手段。新中國成立后建立了物資回收系統。不論是從技術的簡易性上看,還是從經濟的合理性上看,這些行業都繼承了我國無垃圾社會的優良傳統,即直接將排放物資源化并貨幣化,遠比西方的垃圾分類更實用更有效。政府要在這個基礎上進行創新,把傳統與現代、市場機制與政府調控以及社會組織的作用有機結合起來,讓中華民族無垃圾社會的古老傳統發揚光大,創造出具有中國特色的領先世界的生態文明。
 

發布時間:2016-07-22
极速十一选五是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