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列表
聯系方式
  • 地 址:蚌埠市經濟開發區大學
  •     科技園9號樓一層
  • 郵 編:233000
  • 營銷部:楊經理
  • 聯系電話:0552-3716821
  • 手機:13966071766
  •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 研發中心:李經理
  • 聯系電話:0552-3716821
  • 手機:13966071766
  •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學習園地
標準修訂需關注哪些問題?

《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對外征求意見以來,在業內引起了很大反響。針對標準的定位、發展趨勢、細化指標的設定等,業內進行了熱烈探討。

  原中國環科院副院長夏青 就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中提出了混淆排放標準和地表水水質標準的做法要不得;除了國家排放標準,還須有地方標準、規劃和項目環評、治污規劃、排污許可證、總 量控制等多種手段以及多種監管措施來保障環境質量等觀點,也引起業界廣泛討論,本期報道予以關注。

  同時,我們也將持續跟蹤標準修訂工作,反映各方觀點,期待讀者參與。

  ●國家層面的排放標準可以“一刀切”,但是要有基本戰略。例如是基本推行全國做一級沉淀?還是二級生化處理?還是膜處理工藝?要依據投資效益分析做決策,要注重可行性、必要性、可持續性。

  ●全國水環境容量分布并不是地帶性和季節性均勻的,企業排放特點也不同。所以在遵守國家標準的基礎上,各地還要發放排污許可證,以適應千差萬別的控污要求。

  ◆中國環境報記者 張蕊

  國家環境保護標準《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GB18918—2002)正在修訂并廣泛征求意見。記者了解到,目前業內對已發布的《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還存在不少爭議,包括:細化指標制定是否合理、標準修訂應該體現什么戰略和發展趨勢、現有技術能否確保污水處理廠穩定達標等。

  對此,原中國環科院副院長夏青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討論上述問題時,首先應區分城鎮污水處理廠出水、地表水、回用水的不同概念;在標準制修訂中,則著重標準底線的劃定,同時應關注出水去向,依據不同功能進行處理。

  國標注重導向 地標體現功能要求

  除國家標準之外還有地方標準,應該分地區、分需求對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作出規定,然后再討論達到目標要求的技術可行性方案,還必須分析投資經濟適用性

  近年來,業界往往將回用水、污水處理廠出水、地表水聯系在一起。有觀點認為,污水處理廠出水應和地面水標準Ⅳ類接軌,以便保證地面水達標。對此,夏青認為,這種觀點的出發點無可指責,但立論和導向卻是不可取的。

  他表示,應將不同性質的水“歸位”:比如污水處理廠出水即使主要指標達到地表水標準,仍然只能稱為再生水、新生水,而不是地表水。“因為處理廠出水的溶解氧和地表水往往有較大差異,這是核心指標。”

  “特別排放限值現在也成為一個很容易被濫用的概念,現在主要指標全面與地表水質量標準接軌。我認為不是很合理的導向。一級A原來是回用水標準,現在也作為排放標準,概念也比較混亂。”夏青說,一級B是污水處理廠排放水標準,二級標準是原來全國最低線執法標準。修訂標準應首先關心中國污水處理的導向,針對削減最大量污染物確定底線。”

  “提高排放標準沒問題, 但是不需要把它和地表水標準聯系在一起。”夏青認為,全國的排放標準是環保部門執法的依據,是最低要求。除此之外還有地方標準,應該分地區、分需求對污水 處理廠污染物排放作出規定。“一定要看污水處理廠最終目的,出水干什么?認真分析處理目標,然后再討論達到目標要求的技術可行性方案,還必須分析投資經濟 適用性,尋求最優方案。”

  他解釋說,國家層面的排放標準可以“一刀切”,但是要適用全國的話就要有技術上的基本戰略。例如我們基本推行全國做一級沉淀?還是二級生化處理?還是膜處理工藝?要依據投資效益分析做決策,要注重可行性、必要性、可持續性。美國40年前就有最佳實用與可行技術之說,如某企業有一種技術很成熟,則列入最佳實用,強制全國都采用這種技術。

  排放標準與排污許可證如何掛鉤?

  污染源達標排放,且實現環境質量達標的區域,按排放標準發放許可證。凡污染源達標排放,環境質量不能達標的區域,按水質標準反推允許排放量,發放總量控制排污許可證

  在去年的排污許可證制度國際研討會上,環境保護部部長陳吉寧表示,環境保護部正在開展排污許可制度改革的頂層設計,研究出臺污染物排放許可制的實施方案,初步考慮用5年或更長一點的時間,將排污許可制度建設成為固定點源環境管理的核心制度。在制定全國排放標準的基礎上,如何因地制宜,將排放標準與排污許可證有效銜接,改善區域環境質量成為熱點。

  對此,夏青表示,首先應 該明確全國水域分為兩類,即能達到地表水水質標準的水體和不能達到地表水水質標準的水體。污染源達標排放,且實現環境質量達標的區域,按排放標準發放許可 證。凡污染源達標排放,環境質量不能達標的區域,按水質標準反推允許排放量,發放總量控制排污許可證。

  他解釋說:“如果區域執行了排放標準,當地水質仍然達不到水質標準,這時第一考慮是污染物總量超過環境容量。比如當地原來只有一家污水處理廠排放污染物時能達到地表水水質標準,現在有3家污水處理廠,污染物總量大大增加,為了多削減污染物,可以先加嚴地方排放標準。如果還不能達到水質要求,就需要針對每個污水處理廠特征指標,實施排污許可證制度。”

  夏青說,不管用哪類方法確定排污許可證發放辦法,控制內容基本要求都是規定排放去向、允許排放濃度、瞬時最大允許排放總量以及對特殊污染物的控制要求等。

  他認為,排污許可證制度 是考驗地方環保部門精細化管理的重要一關,既要科學合理地分配污染物排放量,還需要在相關工作中更加謹慎。“即使像美國全國發放了兩萬多張重點污染源排污 許可證,處在同一條河流上下游的污染源至今還有誰納稅多誰應該多分配排污許可總量的爭議。這項工作確實比下達一個固定削減總量,然后去檢查、評比難多 了。”

  尋求穩定運行技術是關鍵

  技術不能濫用,需要針對每個污水處理廠的出水去向,提供可行性方案,并選擇經濟可行的技術

  除了區分不同水體、重新衡量標準底線外,技術門檻也是標準修訂需要考慮的一個重要因素。尋找穩定達標、經濟可行的技術是標準加嚴面臨的難題。夏青直言:現在我國還沒有可以持續穩定達到《征求意見稿》的特別排放限值和一級A標準的技術。

  對此,北控水務集團技術 總監賈立敏表示,依照現有的技術研發能力,污水處理都可以達標排放,但這并不代表技術在工程上可以實施。“技術儲備包括現有技術和新研發技術,在投資和運 營成本能接受情況下,才算是可行的技術儲備。如果僅停留在研發階段,運營成本和市場化都難以接受,這樣的技術還不能算作可行的技術儲備。”

  記者了解到,水處理技術追求的不是越新越好,而是越穩定運行越好?,F在提標已經到了非常嚴格的程度,單一的核心技術很難解決處理問題,需要不同技術系統的集成。這些技術很可能不是新技術,但是組合在一起可以有所創新。

  同時,一些細化指標加嚴是否會促進單一技術發展,成為業內關注的問題。“SS(懸浮物)定為5mg/L實在是太高了,在我們這里的污水處理廠即使用國外的先進技術,出水才能達到7mg/L。如果一定要達到《征求意見稿》的細化指標,只有上MBR(膜生物反應器)。”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

  據了解,膜技術主要由膜分離組件及生物反應器兩部分組成。由于具有出水優質穩定、受占地約束小等特點,廣泛應用于污水處理和再生水回用領域。在“水十條”對海水淡化、再生水回用等提出要求后,業內認為會促進膜技術的廣泛應用。

  實際上,一直有業內人士預測,隨著標準中COD、SS等排放限值的加嚴,會讓MBR等工藝得到較快發展。

  對此,夏青表示,技術本 身是中性的。膜技術的發展,可以在水的回用上起到良好作用。“如果污水處理廠能夠成為再生水廠、再生能源廠、再生肥料廠,將真正實現污染物的削減。”不 過,他同時也提醒說,要避免濫用技術。任何技術的都有其適用條件,需要針對每個污水處理廠的出水去向,提供可行性方案,并選擇經濟可行的技術。“千萬不要 忘記綠色、低碳、循環。”

  相關報道

提標只是手段之一

調整生態流量、擇段排放、濕地處理等方式也可選擇

  中國環境報記者 張蕊 報道 “排 放標準必須給排污許可證留下空間,依靠許可證明確污染物排放更嚴的要求,實現因地制宜,因水而異。” 原中國環科院副院長夏青表示,全國水環境容量分布并不是地帶性和季節性均勻的,企業排放特點也不同。所以在遵守國家標準的基礎上,各地還要發放排污許可 證,以適應千差萬別的控污要求。

  他強調說,有些地區環境容量有限,但是提高排放標準、處理效率和處理能力,只是應對環境容量有限的一種手段,而不是唯一手段。

  “由于環境容量有限,所以需要不斷提高污染物排放標準。”這是記者在不少場合聽到的話。但是,從近年來各地實踐看,標準提高并不見得能帶來立竿見影的改善效果。

  對此,夏青表示,為實現水質達標必須就地治污的說法有誤區。污水處理廠提標是就地治污,源頭治理好是實現水質達標的開始,但不是達到水質標準手段的全部。為實現水質達標,首先可以調整生態流量。比如一些流域的上游水庫要在不同季節視下游需要調整流量。

  第二,可以對污染物擇段排放,如果一個區段環境容量小、保護要求高,可以研究污水新出路,尋找環境容量高、保護要求低的納污水域。

  第三,在大水體采用水下擴散器,合理利用稀釋自凈能力。

  第四,土地處理也是一種 處理方式。在污水經過處理排放后,可以利用濕地和土地處理等措施對水體進行進一步處理。比如全美國的食品加工廠的淀粉、制糖類廢水,全部經氧化塘處理后排 入農田灌溉。再如山東南四湖治理成功是因為在每條入湖河流上都建設了一個人工大濕地。污水處理廠出水都要經過人工濕地脫氮除磷才能進入湖里。

  “給污水以出路,是指可用導流的方法利用環境容量而不是污染轉移。比如不臨海的污水處理廠,可以輸送到到沿海排放。由于海洋環境容量大,而且沿海區域也可以采取氧化塘等簡易處理措施,只要能以最優投資實現環境質量達標就是好辦法。”他說。

發布時間:2016-02-23
极速十一选五是那里的